喜欢雨天 喜欢撑伞 其实真真喜欢的 是在雨天能撑起一把伞

住六楼的猫

© 住六楼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

原则上来说,我该是个孤独的人。
客观地说,我确实做到了这点。可是主观上我又想与人交往。这在某种程度上和薛定谔的猫有点相似。薛定谔的猫时刻徘徊于“生”与“死”之间,而我则是徘徊于“孤独”和“社交”之间。
孤独大致可以分为两种:显性孤独和隐性孤独。显性孤独倾向于与人孤立,独树一帜。没有社交生活,自己倒也过得轻松快活。隐性孤独相对更加复杂,想要把里面的要点一一列举出来再解释一遍没有长篇大论是讲不完的,枯燥又麻烦。况且我本人对心理学所知甚少,即便是花了大力气洋洋洒洒写了十几张纸,别人看了多半也是云里雾里,读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不如用比喻的手法拟出个意象而不至于付诸文字— 隐性孤独的人就是一只生活在...

  晚上和久违的朋友打了几把dota。战绩相当不赖:二胜一负,可以说是赏心悦目。尤其是最后一把戏剧性的绝境翻盘,更是惊心动魄。眼看对面基地告破,我解放双手随着胜利音效鼓起掌来,朋友也在语音那头欢呼“GG”。以这样的形式结束当天的游戏恐怕是每个MOBA玩家心中梦寐以求的。于是我们精疲力竭中闲聊两句,挂掉了语音。

  假如可以,我自然还想与他多聊两句。朋友之间的话题不会停留于“晚饭吃了什么”或是“近来身体可好”之类鸡毛蒜皮的琐事。那种话题多入细沙,地里随便捡起一粒即可。但是其质量恐怕还不如沙粒,经不起推敲,往往一两句浅谈即止。朋友间的对话是你来我往,交换意...

啊……闲暇的周末啊……何等慵懒,何等快活
(能把婚外恋写的如此炫酷的大概也只有渡边了)

听说画画可以治郁🌝就随手撸了一只上周门前遇见的喵星人…没啥基础,纯属娱乐罢了

深根半夜在床上睡不着,脑袋像塞了棉花,思绪就在千丝万缕里窜来窜去,没完没了。有意无意之间就想起了前两天的一个梦。
梦里有个女性,我知道是她,虽然五官容貌像是被打了强光模糊不清,那种气质倒是别人怎么也模仿不来的。“我愿意跟你做”梦里她是这么说来着,我听得真切。不对,梦里怎么可能听得见声。梦境归根结底是大脑思绪的投影,投影里不存在声音这种东西。我们说话,把信息放进声音这个容器里,再把容器抛给另一个人,那人打开容器,把信息写入脑袋里,然后随手将容器扔掉,这就是声音的使命啦!梦里大概是用不着容器的,因为梦本身就在脑袋里。就好比本身潜在水下,何必再掏出辛苦带来的不锈钢保温杯灌上一壶而后倒上一杯咕咚咕咚,没...

第一次抽熊猫🐼,真的,烟如其名,如肺以后柔若无物,像是一把捏在了熊猫圆滚滚肚子上,直接陷进去了喂!一点烟草的刺激也没有,非得见到吐出的白雾才反应过来“原来我刚才抽过一口”🌚这么柔的烟不上瘾才怪咧……

诗人一生求死,不甘非命。所以诗人残缺,美得窒息。

我:你好啊
喵:…
我:好久不见
喵:…
我:今天我过生日(按门铃)
喵:…
我:…(开门)下回见
喵:生快
我:?!?!

PS:今天提前过了生日,回家遇到了许久没见的喵君,于是脑补了段对话😂好想上去揉一顿啊……

(正确的看书方式)
周末大晚上玩游戏越玩越困,怎么办,在线等,急ರ_ರ ...
现在精力真是不比从前了,才大二就已经老了,当初彻夜dota那抛头颅洒热血舍我其谁的气魄恐怕再也回不来了(-ι_- )不单单是精力问题了,一两罐红牛恐怕召不回天南地北的兄弟们。不得不服老,又不想坐吃等死ರ_ರ ,一本书,几支烟,对付着一夜就过去了。明夜照旧。当年的各位现在恐怕也和我一样,找到了自己周末独处时能够聊以度日的东西。或好或坏,孰是孰非,都不重要。但愿诸君安好,在这样孤独的周末里。

喜欢一个人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时而幸福洋溢 时而四分五裂

1 2 3